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 >> 新闻中心 >> 公司新闻

石磨

发布日期:2018-10-06 00:00 来源:http://www.sezari.com 点击:

游走在乡间,经常看到被肢解的拐磨(石磨),散落在家前屋后,不是作猪圈的挡风墙,就是作雨天出行的垫脚石,浑然一种卸驴拋磨的感觉。耳边那首口口相传的“拐磨拐,拐磨拐,拐下糊子包韭菜,不吃不吃两三块”的儿歌,不知漂零在何方?

我家有盘拐磨,就支在东屋的东门折里,是在一块圆形的片石上嵌着磨的下扇,下扇的磨棋对进上扇的磨棋眼固定着上扇。

从二梁上挂下一根分叉的绳子,绳的下叉头同时吊在拐磨担的两端。那是妈妈摆弄了千万次的粮食加工器,一家老小吃干喝稀全指望这盘拐磨。

拐磨时至少需要二人。

一人拗磨,左手扶推拐磨单,右手向磨眼里喂粮,磨粗磨细全靠拗磨者掌控。

另一人拐磨,双手抓扶拐磨担,前后均匀用力,使磨的上扇逆时针转动,以此磨碎谷物。

很小的时候,看到姐姐们拐磨一躬一趋的样子很新鲜,我也双手举过头顶,吊在磨担上跌跌爬爬地跑着玩。没想到稍大点时,这磨,可容不得你不拐,因为一大家人的吃喝全靠这个。

一人拐不动,就姊妹两人拐。拐头遍,由于粮食的支撑,磨呼呼啦啦地转,还省劲,第二遍、三遍因塞磨就越来越费劲。一拐几个小时,一拐一大盆的面或糊,心里就象初上套的牛犊,急迫难奈。两人拐,互相有攀比、有监督,看谁没使劲。

我和弟弟一次拐了两个小时,越拐越累,越拐越觉得这磨沉得如山,拉,它不动;推,它不走。少不了兄弟埋怨有人不给力。谁不给力,得用事实说话。

我用右胳膞肘轻挑弟弟的左臂,据此说他没使劲;不一会,弟弟偷用左胳膊肘挑动我的右臂,反击说我没给力。就这样,兄弟俩前走走后退退地拐着吵着。

我最怕妈妈拗磨,如果是磨面,那可要你的好看。

头遍拐完,气还没喘匀,她用筛下的粗头接着拐第二遍。二遍拐完,汗还没干,她又用筛下的粗头接着拐第三遍,眼看就要结束了,她又把滚落在细面外侧的粗头抓进磨眼,如此重复,直到把一大扁的麦子变成一大盆的面为止。

我们姊妹几个都不情愿让妈妈拗磨,她那一遍一遍地去粗取精,真叫人心急。但拗磨是妈妈的专利,几乎没有人能替代,那是只有妈妈的手,才能把麦子变成更多的白面。

拐磨是一种煎熬,是对童心的摧残,我曾有好一阵子恨过拐磨。拐水磨要相对好过些,妈妈把一大盆泡好的麦子或玉米,带着水一小勺一小勺地喂到磨眼里。

我和姐姐使劲地拐,嘴里一千遍地默诵着: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。拐水磨好在没有一遍一遍地去粗取精,只磨一遍就结束了。

拐磨也能拐出文化来。一次,摊上我和二姐拐磨,我欺负二姐不识字,和她打赌猜谜,如果她答上来,我就帮她使劲拐,如果她答不上,就她一人拐。

“吞粗吐细。是什么?”二姐看着吞进小麦淌出面的磨,随口说出“磨”。“前走走,后退退,怀里抱个小妹妹。是什么?”二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“小妹妹”是什么。我借此逃也似地疯了出去,心中窃喜识点破字管用。那一回可苦了二姐。

清晨、晚上、雨天,都是拐磨的好时候。虽然这磨大多数都让大姐二姐拐了,但到了星期天、寒暑假,这磨还得拐。

清晨,正在觉头上,听说要拐磨,就装着睡不醒,非等着揪耳朵不可。

晩上,疯了一天的我更不想上套,一听到轰轰隆隆的拐磨声,困瘾就愈加深重,多少次昏睡在拐磨担上,少不得挨妈妈的数落。

雨天还好,大家都不好做别的事,正好排着班儿拐磨。每年的磨总是要拐到大年二十三送灶后,只有当拐磨被贴上“白虎大吉”春联时才歇年。

e4141652f87a9c2c0d60647e25536c4e_wKhQxFnbMcWEa6irAAAAAPGG_64449.jpg


现林石磨赵经理15634801588(微信同号)

相关标签:电动石磨

最近浏览:

在线客服
分享
欢迎给我们留言
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姓名
联系人
电话
座机/手机号码